主页 > B素生活 >叔本华的「诡辩38着」第一招:如果对方的立场是A,便将它歪曲 >

叔本华的「诡辩38着」第一招:如果对方的立场是A,便将它歪曲

叔本华有一本小书,英译本书名是《The Art of Controversy》或《The Art of Being Right》,讲解的是诡辩之术,其中大部份内容是他去世后才出版的;此书行文不时带有嘲讽语气,因为叔本华的写作目的不是传授诡辩之术,而是戳破这些不光明磊落的伎俩,教人得以防备。

书中列出了38个诡辩方法,不妨称为「诡辩38着」。这38着也不是甚幺秘技,其中不乏司空见惯的,有一些表达得不够清楚,也有重複之处;以下逐一列出,并略加说明,仅供读者参考:

    扩大攻击目标,如果对方的立场是 A,便将它歪曲成是 A + B + C;扩得越大,攻击点越多。如果对方的论点中某(些)重要的字词有歧义,而对方只是使用其中一义,便因应情况混合使用这(些)字词不同的意思,以製造更多的攻击点。对方谈的只是个别例子或特殊情况时,你可以「替他」以偏概全,说成是关于整个类别,然后指责他错了。不要过早说清楚自己的立场或结论,尽量模棱两可,令对方不知道该如何攻击你,而且会在论点上让了步也不知道。只要是对方接受为真而对你有利的命题(前提或论点),即使你明知是错误的,也装作接受为真;不管是真命题还是假命题,只要对自己立论有利的就是好命题。有技巧地窃取论点(begging the question),即神不知鬼不觉地假定了有待证明的论点。以大量而广泛的问题轰炸对方,令他在回答问题时不知不觉间在论点上让了步或说了对自己不利的话。激怒对方,令他方寸大乱。向对方提问时不要顺着自己论点和论证的合理次序,令他感到难以捉摸甚至混淆。如果你观察到对方总是「非你所是」和「是你所非」,你便要讲些反话,或者令对方不能肯定你说的是「是」还是「非」。如果对方接受你的一些前提或例子,你便要不断强调他已接受了这些,然后兜些圈子才提出结论,并装作对方也已经接受这结论(儘管你的前提或例子不足以支持这结论)。如果在辩论中有些概念没有固定的字词来表达,便要发明对自己有利的字词或比喻来表达这些概念。将自己的论点与一极端和明显是错的论点对比,令对方觉得如果不接受那极端的论点,便得接受你的论点。即使你在论点上没有取胜,也要在语气上表示自己佔上风,甚至单方面宣布胜利。如果你觉得很难证明自己的论点正确,便想办法令这论点与一容易证明为真(甚至明显为真)的论点挂鈎。假如对方接受这另一论点,你便当他也接受你的论点;假如对方不接受这另一论点,你便藉着证明这论点为真来攻击他。不理会对方的有关论点是否为真,只攻击他前言不对后语或言行不一致。如果对方提出反证,你没能力驳倒,便对他的反证作无谓的分析,以转移视线。如果你明知对方的论证成立,便要尽快阻止他达致结论,例如打断他和改变话题。如果对方要求你回应他论证裏一个特定的论点,你却无能为力,这时你便要将他的论点理解得较为空泛,然后攻击这个版本。如果对方接受你的所有前提,那幺,无论你的前提是否足以支持你的结论,你都要自己说出结论,并说得好像对方也已接受了这个结论。当对方的论证肤浅或是诡辩时,你不必花工夫提出实质有力的论证来反驳;你应该提出同样肤浅或也是诡辩的论证,因为重要的只是胜利而不是真理。如果对方要求你承认某一点,而你知道从这一点可以推出他的结论(即你不接受的结论),你一定要拒绝这样做,并且指责对方窃取论点。对方大大小小的论点都要反驳,迫使对方迟早夸张某些论点,然后便集中攻击这些被夸张了的版本,好像它们跟原本(即未被夸张)的论点没有两样。用对方的论点推出荒谬的结论,即使推论的逻辑是错的,你已将对方的论点与一个荒谬的结论挂鈎,可说已成功地抹黑了他的论点。如果对方的论点有普遍性,你便要提出一个反例;一个反例已够,而无论这个反例是真是假,只要你不断强调有反例,对方的论点便会看来被驳倒了。利用对方的论点,得出与对方相反的结论;这样做难免要歪曲对方的论点,但可以令他的论证显得无力。假如你某一论点令对方突然发怒,你便知道那是他的弱点,务必火上加油,令他更加愤怒。在议题複杂的辩论,如果有观众(或读者),而这些观众对该议题认识不深,你便要提出简单易明、却似是而非的论证,让观众觉得你是对的(如果能引得他们耻笑你的对手就更妙),而对方若要反驳你,便不得不提出複杂难明、观众听不下去的论证。如果你觉得自己处于下风或很快会被驳倒,便应立刻引入另一话题,当作与讨论的问题有关,其实无关,以达到转移视线的目的。诉诸权威,尤其是对方尊重或崇拜的权威;当然,你大概要歪曲这些权威的说话,甚至无中生有。如果你无法回应或反驳对方的论证,这时候,最好是装蒜,说不太明白,也可乘机扮谦虚,并要求对方尽量解释清楚论证的内容,然后伺机而动。将对方的论点或立场归入一些令人抗拒或厌恶的类别,例如「偏见」、「诡辩」、「迷信」、「神秘主义」。指责对方的论证是不切实际的空谈,无论事实是否如此。假如对方迴避你的提问或不直接回应你的论证,你便应该知道已击中他的弱点;这时候,你要就这一点步步进逼,即使你其实不知道他的弱点究竟是甚幺。与其反驳对方的论证,不如攻击他的动机;假如你成功地将对方描绘成有不良动机,他的论证多强也变得没用了。不妨装腔作势,夸大其辞,没完没了,令对方感到疲惫和迷惘。假如对方稍一出错,你便要执着这个错误不放,好像只因这个错误,对方的整个立场都不成立。最后一着是出言不逊,人身攻击,侮辱对方。

相关文章︰

指责别人犯逻辑谬误前 需要留意这三个问题「最后到达终点者胜」 维根斯坦对研究哲学的三个比喻你知道「以偏概全」和「以全代普」的分别吗?